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《漫长的季节》里一句台词都没有的蒋奇明,风头直逼张颂文

2023-05-10 13:42:52 11

摘要:《漫长的季节》能爆红,不仅仅因为它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,还在于它是一部高水准演技大赏,很多不知名演员贡献了不逊于范伟的影帝级表演。比如,连台词都没有一句的傅卫军,如今风头直逼《狂飙》中的高启强。01《漫长的季节》中傅卫军出场次数不多,但人...

《漫长的季节》能爆红,不仅仅因为它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,还在于它是一部高水准演技大赏,很多不知名演员贡献了不逊于范伟的影帝级表演。

比如,连台词都没有一句的傅卫军,如今风头直逼《狂飙》中的高启强。

01

《漫长的季节》中傅卫军出场次数不多,但人物很厚实,耐人回味。他那些星星点点的出场片段每当想起来,就让人悲伤满溢。难过之处在于,这个世界给予傅卫军的太少太少,而他为了自己仅有的与生俱来的爱,献祭了全部。

傅卫军是沈墨的亲弟弟,父母双亡的姐弟俩沦为孤儿,姐姐被收养,他却因为听力有残障流落到福利院。作为辅线人物,剧中没交代姐弟俩是怎么在成年后重逢,也没有交代傅卫军是如何长大,还变成了一个随时敢拿命跟人比狠斗勇的街头混混。

他该有很多经历,需要观众脑补。姐姐沈墨到桦林上学,他跟来暗中保护,除了解决生计问题,还得打下自己的一片地盘。后面他喜欢殷红,殷红看不上他,他没气恼,只是淡淡的哀伤,认命的接受。姐姐沈墨杀了殷红,把尸体大卸八块,他帮着处理尸体,却没让姐姐察觉他爱过这姑娘。一包包的抛尸四处,最后一包,他终是不忍心看别人再翻腾一遍,暗中盯着收垃圾的老太太走远。

通常留白越多的角色,越考验演员。每一场戏都要足够丰富、准确,才有机会呈现出一段完整的生命,一个鲜活的人。表演精到的演员会在观众心中荡起无限涟漪,无尽回味;若简单按剧本走戏,便会沦为薄如纸片的工具人。

所以说,饰演傅卫军的蒋奇明,贡献了不逊于范伟的影帝级表演。

02

蒋奇明何许人也?

一个曾在微博上卑微求职的无名演员。

今年31岁的蒋奇明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。

他出生于广西南宁的一个艺术家庭,父亲蒋剑是当地有名的彩调演员,母亲是粤剧团里的一名高胡演奏员。高中时期,蒋奇明对电影表演产生浓厚兴趣,在父母支持下参加艺考,顺利考入中戏表演系本科班。

大学时代,蒋奇明已经备受瞩目,只不过,他初露锋芒之处不是影视剧,而是话剧和音乐剧。大学没毕业,他就凭音乐剧《幸福不等待》获得个人优秀表演奖。这部音乐剧在北京的各大剧院上演,吸引了一批音乐剧迷。毕业后不久,蒋奇明作为主演之一,跟话剧《造王府》在全国巡演,在业内收获一轮好评。

较之舞台剧,影视圈给年轻演员出头的机会更多,空间也更大。蒋奇明的同学们在毕业后都进入影视圈打拼,他也并非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。

可现实的问题是,蒋奇明的长相若是拍年轻演员最容易走红的古偶仙侠剧,恐怕要被划入古偶丑男系列了。

他个子不高,并不端正的五官也不符合传统的帅哥标准,但有一双深邃的眼睛。最主要的是,他不想迎合流行审美,他说:“我不想成为一个大众化的演员,想成为一个有特色的演员。”

大学刚毕业那会儿,蒋奇明也演过电视剧。有部剧开机前一直延期,蒋奇明足足有半年无戏可拍。他想着进组后有宾馆住,于是在北京都住短租房,一个地方住一两个月,拎着行李四处跑。

有剧拍时,都是戏份不多的小角色,凌晨六点拍一场戏,下一场就到次日凌晨六点了,他感觉很消耗,24小时拍两场戏无异于浪费生命。

毕业后第二年,蒋奇明重返舞台演话剧,在乌镇戏剧节表演的《卡埃罗!那一个心醉神秘的夜晚》初露锋芒。次年主演了话剧《我是月亮》,不仅收获了一批剧迷,他在剧中的演唱也得到了圈内认可。

他坐动车返回北京的途中,一位偶遇的旅客突然对他说:“我看过你演的戏,我很喜欢。”

随着演出作品越来越多,蒋奇明开始在话剧、音乐剧圈中小有名气,有了“音乐剧男神”之誉。2019年出演话剧《杏仁豆腐心》成为他在舞台上的高光时刻,那时的他也把坚持在舞台上表演视作一种态度,不在乎名利,只追求最纯粹的表演艺术,锻炼自己的演技和表达能力。

然而,突如其来的汹汹疫情又令他的职业规划脱轨了。

03

从2020年初暴发的严峻疫情使得演出彻底停摆,影视收缩减产,寒冬漫漫之际业内人士纷纷预测:头部演员减酬,腰部演员收入腰斩,全中国近三分之二的演员恐将转行。

蒋奇明毫无意外地赋闲在家,长期没有收入。他在微博上给自己发了一则求职信息,用词恳切,找工作的姿态甚低:脏活、苦活、累活不惧,吃苦耐劳不挑活儿,求职范围大到在北京的各行各业,薪酬可议。他的想法是,一为有收入,二为积累经验。

经历短暂求职后,他入职罗森便利店,收银跑腿送外卖,月入几千元。

在便利店工作的日子,蒋奇明学到如何观察生活。不仅仅是看人的外表,模仿人的状态,最重要的是要搞明白人做事的行为逻辑。他发现,如果你不和人聊天,不对别人的生活真感兴趣,只单单用眼睛看,是看不出来的。

这种观察生活的方式,成为蒋奇明日后塑造角色的重要手段。

《漫长的季节》里,傅卫军每次打人都有个摸助听器的动作,很多观众觉得蒋奇明这个设计太酷了,网友直接点明这是“性张力”,类似很多大人物亮相前会下意识捋一捋额顶的头发。可待蒋奇明说出他的理由,大家才发现是自己肤浅了。

蒋奇明的思路是:助听器很贵,而且都是按个人耳朵尺寸订制的。以傅卫军的背景,他不太可能从正规渠道买一个助听器,他的那只大概率是抢来的或者偷来的,戴着不那么合适。傅卫军很宝贝那只助听器,一般小打架他都会摸一下,确认戴稳了不会掉;为了抢摩托车跟一大群人在小餐馆挥菜刀那次,他小心翼翼地把助听器摘了,打完才又戴上。

04

《漫长的季节》助蒋奇明在影视圈走红,不再是查无此人的小透明。而他此前的几部影视作品,也被大家翻出来夸了个遍。

电视剧《亲爱的小孩》里,他演在家啃老的大龄青年肖旭,整日打游戏混日子,一出场就靠颓废、瘦弱、干扁的身材,空洞的眼神立足人设。但他又有最纯真和孝顺的一面,听到母亲被人欺负时,那愤怒的小表情,任何人看了都会很感动。

蒋奇明的表演,既让观众注意到,又让观众不单纯地讨厌。

在电影《宇宙探索编辑部》这部伪纪录片里,蒋奇明演出了纯素人的状态,他饰演的那日苏从外形到口音,都像极了内蒙古本地人,令人相当惊叹。其实,他是在B站上学的当地口音。

大家又扒出,《漫长的季节》里,蒋奇明虽然没有台词,但他用声音演绎了另一个角色,剧中的港商是由他配音的。

同时,他在话剧《杂拌、折罗或沙拉》中的表演又为他收获了一个最新出炉的“上海壹戏剧大赏”最佳男演员奖。

没有一个演员,会空穴来风地走红,没有一段认真的努力,会被白白浪费。

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蒋奇明,夸他“又帅又苏”,还有网友把他这种非主流的“土帅”称为“工地风”。

这些,蒋奇明本人都表示不太理解。他只想做一个有自己的思考和表演方式的演员,希望有一天被更多的人认识是因为表演。

来源 艺绽 | 作者 金力维

编辑 李环宇

流程编辑 马晓双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